得鱼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次元法典 > 第二千八百零二章 追踪觅迹(夏天又是吃西瓜的日子了)

第二千八百零二章 追踪觅迹(夏天又是吃西瓜的日子了)

    又是冰室邸的大门口。

    只不过眼前的世界与之前不同,看起来像是透过闪烁着雪花的黑白电视观看的画面一样,则在冰室邸的大门前,三个人正站在那里。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身体硬朗的老者,而在他的身边两侧,则跟着一个拿着照相机的男人,和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

    “那是………高峰准星老师!”

    看到这一幕,雏咲深红顿时叫出声来,与此同时,她身边也传来了雫的声音。

    “原来如此,是从这里开始的啊。”

    “雫小姐。”

    雏咲深红转过头去,看见雫在自己身边,也是松了口气。

    “这就是过去吗?”

    “是的,但我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清楚连贯,以往都只是一些片段而已………”

    “好了,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说话间,三人也走到了大门口,只见那个女子显然有些不安。

    “老师,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嗯。”

    面对女子的询问,头发花白的老者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们已经针对这间宅邸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做过了充分调查,绝对没问题的!”

    说完这句话,老人就走进了房间,而女子和摄影师对视了一眼,也是跟了进去。

    第一天,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在冰室邸中到处搜索,查看,拍摄。

    “为什么这种人都喜欢这么急着去送死呢?”

    看到这里,雫不由的吐槽起来。

    “明明知道这里有可能有危险,居然还敢这么跑来,跑来也就罢了,居然也不去找个专业人士,你但凡找个高僧或者巫女同行,也比三个什么都不会也毫无灵力的人自己跑过来送死要强的多。在我看来,考古学者和民俗学家都是一群蠢材,也是不自量力的最佳写照,明明自己没什么本事,非要去碰触禁忌,然后招惹祸端,自己送命不提,还要把别人也卷进来………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典型。他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稍微比别人多懂一点儿这方面的知识,就可以出来驱灵抓鬼了吧。”

    “啊哈哈哈哈………”

    听到雫辛辣的讽刺,雏咲深红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内心深处是非常同意这句话的,不过高峰准星毕竟是自己哥哥的恩师,自己也不好在这里说他的坏话,只好苦笑以对了。

    在这之后,三人便打算在这里住一晚上,对于这种作死到不行的行为,雫表示毫不同情甚至有点儿想笑。

    第二天开始,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高峰准星一行人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调查之前居住在这里的宗方良藏一家人神秘失踪的事件,因此他也对这里进行了搜查,然后他们就发现了宗方良藏的女儿以及她那四个失踪朋友的照片。

    “那就是我的外祖母吗。”

    看着照片上的短发女孩,雏咲深红的心情有些复杂,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外祖母居然还和这个地方有着这样的联系,这甚至让雏咲深红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认识的人忽然出现在了电视剧里,成为了其中一个角色一样,怎么想都是同名同姓………哎?

    就在这个时候,雏咲深红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雫的手。

    “雫小姐,你看照片的边上,那不是之前我们见过的女孩子吗?”

    一面说着,雏咲深红一面伸出手去指向照片的边缘,果不其然,只见在那张合照的边缘后面,站着一个穿着和服,留着黑色长发的女孩,那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两人进入冰室邸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自称冰室雾绘的女孩子。

    “嗯……………这也不奇怪,如果她真是冰室家的人,那么成为幽灵的时间很长,在那之后才搬来的宗方一家照片里会出现她也很正常。”

    嘴上这么说着,雫还是把这个名字暗暗记了起来,毕竟一连几次出现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重要人物了。

    然而在这之后,诡异的事情开始发生了。

    首先是女子给摄影师拍了张照片,结果照片上那个男性摄影师的脖子和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给束缚住,这让三人大惊失色,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想要离开房间。然而可惜为时已晚,不知道为什么,冰室邸的大门像是坏了一样怎么都打不开,于是三人只好继续在冰室邸之中搜索。

    但是就在这一天,跟着高峰准星一起来的男人也失踪了。

    当然,严格来说那不叫失踪,更像是鬼打墙,雫和雏咲深红可以看见那个男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般,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宅邸之中到处乱窜,呼叫着高峰准星的名字,但是没有任何回应,最终,惊恐不安的男子吓的钻到了壁橱之中,不安的向着外面张望。

    与此同时,一个女人出现了。

    她穿着白色的和服,身后充满了无数的手臂,看起来就好像是无数冤魂的集合体一般。女子走进房间,发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容,向着摄影师躲避的壁橱走去。而面对步步逼近的白衣女子,摄影师只能够绝望的躲在壁橱之中,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过来,打开了壁橱的大门。

    下一刻,无数雪白的手臂瞬间从女子的身手伸出,死死的抓住了摄影师,将他拖了出来。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到此结束,很快,就看见那些手臂仿佛绳子一样抓住了男子的脖颈和四肢,然后用力向着不同的方向拉扯。

    “呜………!!”

    看到这一幕,雏咲深红顿时捂住了眼睛,而雫则挑了下眉头。事实上,看到这里,接下来的结果也是可以确定的了。

    果不其然,伴随着男子最后的惨叫声,他的四肢和头颅就直接从身体上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而夺取了人命的白衣女子似乎也得到了一丝满足,大笑着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呜哇,这人居然还会车裂?莫不是从秦朝跑来的徐福后裔?”

    看到这里,雫也是抽搐了一下眼角,说实话,五马分尸这个刑罚她也就在秦朝看过,毕竟车裂商鞅可是上了史书的,当时方正闲着没事干,肯定是要去回顾历史啊。

    只是没想到大洋彼岸这边居然也搞这个………

    在这之后又过了一天,高峰准星和女子发现了摄影师的尸体,此刻女子的精神也开始变得恍惚,逐渐不正常起来。她已经感应到了太多的恶灵,精神上受到的刺激太大,以至于根本无法维持自我,雫和雏咲深红甚至能够看见她像是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一样,两眼无神,仿佛丧尸般跌跌撞撞的走着,嘴里还喃喃自语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种人在恐怖片里一般都活不久,果不其然,很快之前那个白衣女子再次出现,然后活生生的把这个女人给掐死了。

    而这一幕也被赶来的高峰准星看在了眼里,当他看到那个白衣女子的时候,高峰准星大吃一惊,喃喃自语的叫出了一个名字。

    “雾绘……………”

    “哎?”

    听到这个名字,雏咲深红顿时大惊。

    “这是怎么回事?雫小姐?雾绘不是之前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吗?为什么这个女鬼………”

    “谁知道呢?也许是同名同姓,也许有什么原因………总而言之,我们继续往下看吧。”

    雫摇了摇头,再次望向眼前浮现的画面。

    在女子也死了之后,高峰准星可能自知很难活着离开,也是拼命调查线索,不过最终,他也被那个白衣女子给抓住,然后被痛苦的折磨致死。

    下一刻,画面再次一转,重新回到了冰室邸的大门前,这一次,一个年轻男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