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无双 > 第487章 四象九宫,开箱见鼎

第487章 四象九宫,开箱见鼎

    这三间正房从外面看是一门两窗。

    中间的房门和之前厢房的房门一样,都是两扇木质门板,一推就开。

    进去一看,原来三间房是打通的,并不是外面看到的像是三间;而就是一个大整间,并没有墙壁间隔。

    不过,在正门的对面,还有一道后门。

    这很奇怪。

    因为之前他们在院子里已经详细探查过了,正房的后面、和院墙之间,是一口封闭的水井。最重要的是,正房的后面,没有门!就是墙壁!

    也就是说,这是屋里有后门,屋外没有。那这后门怎么打开?有什么用?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走到了后门面前。

    后门和正门一样,也是两扇木门,上面并没有什么辅首、把手之类的;正门是直接推门而入,但是后门应该是推不开的啊!

    “老爷子,这门······”庞统看向吴大志。

    “这应该是藏鼎之门。”吴大志沉吟片刻之后才应道。

    “藏鼎之门?”庞统一时没反应过来,这门和后墙是一体的,墙壁的厚度如何藏得下冀州鼎?

    “肯定有什么玄机,不过到这一步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吴大志说着,尝试双手推门。

    结果一推之下,两扇木门出现了震动!

    吴大志和大家迅速后撤。

    接着,两扇木门缓缓向内弹开了。

    弹开之后,露出的还是墙壁。

    不过,却不是黄泥涂抹的墙壁,而是黑色的石壁。

    原来这墙壁是内砌黑石,外涂黄泥。

    门厚露出的黑色的石壁并不是平的,而是有一块块的方形凸起;而且并不是一层,层层交叠,中心点最高。

    如此便可以从侧面观察,凸起的,并不是真正的“方块”,而是如同榫卯一般,相互交错卡嵌。

    “鲁班锁!”吴夺脱口而出。

    他小时候,吴大志给过他一个类似的鲁班锁木质玩具,不过,比墙壁上的结构肯定要简单得多,是常见的“六子联方”。

    鲁班锁,相传由春秋末期的鲁班发明。不过,它也叫八卦锁、孔明锁。民间的称呼就更多了。

    总而言之,这种不靠任何钉子、绳子、胶水、完全靠自身结构支撑的“模型”,主要是民间智慧的结晶。应该是在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就有了,而后一步步又有了新的演化。

    鲁班锁的原理,就是古代建筑中的榫卯结构。

    吴夺之前玩的玩具的鲁班锁,主要就是拆装拼合。他玩的“六子联方”是易拆难拼;但有些复杂的,是拆也不好拆,拼也不好拼;鲁班锁肯定是益智玩具,在玩儿的同时,能够开发大脑、灵活手指。

    不过,这面墙壁上的黑石“鲁班锁”,显然不是让人来拆装拼合的。

    这应该是打开最后一道藏鼎机关的“钥匙”。

    在这三间通作一间的正房之中,没有任何东西,在打开后门之前,墙壁和地面都是涂了黄泥的,都是如同陶器的硬壳,发现不出什么端倪。

    如果秘藏冀州鼎,那就应该位于“地下室”。

    要是想“硬来”,把房间的地面全都刨一遍,应该也能发现端倪。不过,这地面的黄泥壳之下,很可能也是黑石,再想作业,那就难了。

    因为不能太“暴力”,怕“误伤”冀州鼎。

    这到了最后一步了,这帮人还要来个“小测验”。

    听吴夺说“鲁班锁”,吴大志笑了笑,“你小时候经常玩,你觉得应该怎么破?”

    “这玩意儿和墙壁是一个整体,只露出一半,肯定是没法完全拆掉的;我看,取下一块的难度都很大,说不定,只要能取下其中一块黑石,机关就会打开。”

    吴大志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转而看向大家,“各位谁还玩过鲁班锁?这里头肯定有相通的地方,一起研究一下。”

    结果除了庞统,都没玩过。倒是都玩过魔方,但魔方和鲁班锁,肯定是不一样的。

    庞统说道,“如果我看得没错,这应该是九种榫形,四种咬合结构,不要说抽出其中一块,当时的拼装,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庞局看来是玩鲁班锁的高手啊!”吴大志点点头。

    庞局笑了笑,转而对其他人说道,“这样,我和老爷子还有吴夺留下研究一下,其他人自愿分成两组,一组在院子里巡查,一组到院子外观察。放心,这里若有眉目,我会叫大家一起进来见证取鼎的!”

    大家就此分工,行动起来。

    庞统接着又给李山打了个电话,表示已经到了最后的一步,运送车辆还是得随时待命,相关人员可以合衣休息,但要保证接到电话便能立即出发。

    随后,三人继续研究墙壁上的黑石“鲁班锁”。

    还有化肥,它对之前院子里的东西没啥兴趣,但是对此处“鲁班锁”似乎却很有兴趣,坐在那里,仰头很认真地端详着。

    “肥哥,你有什么高见别忘了招呼我。”吴夺对化肥说道。

    化肥就此打了个哈欠,它也累了。不过倒是没有放弃。

    “拆下一块好像也是不可能的!”吴夺观察良久之后说道,“这是榫卯结构,不是简单地插接,彼此关联,牵一发而动全身,除非把正面墙壁先拆掉。”

    “拆墙?”庞统一听,“说不定,还就得拆墙!既然阵法都破了,这帮人会不会是考查运走冀州鼎的能力呢?能拆墙说明人手和工具足够,这样才能顺利运走冀州鼎!”

    吴大志的眉头皱了皱,“好像也有一定道理,不过,前面挖地断根,已经考查过这一点了。”

    他接着又道,“墨门中人,尤其擅长建筑和机关;从我们已经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帮人是百家汇集,其中墨门中人占了相当一部分;解决这鲁班锁,要是还得拆墙,那就显拙了。”

    庞统想了想,又掏出烟来分别递给吴大志和吴夺,“嗯,都到这一步了,确实不能急。”

    三人点了烟,吞云吐雾中继续思索。

    化肥讨厌烟,转而跑到了门口通风的地方,用爪子把本来虚掩的门给扒拉开了,转而坐在了门边,远远观察。

    门开之后,进来一阵风,因为房子是在院子里,风肯定不大,不然就把刚才虚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