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边月满西山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文坛龙虎斗【十二】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文坛龙虎斗【十二】

    刘睿影还在迟疑要不要先去一趟普济司将这五百两银票送去时,有两位查缉司中人和一位诏狱狱卒从不同方向朝他走来。

    “刘省旗,掌司卫启林大人让您即刻前往擎中王府。”

    查缉司中人拱手行礼后开口说道。

    另一位诏狱狱卒也是同样的话,只不过是奉了诏狱十八典狱总提调,凌夫人的命令。

    刘睿影点头应过,三人便先行离开。

    他抬头望了望天,见天幕之上从西北自东南已然割裂开来。

    云从龙,风从虎,龙虎相争,鹿死谁手?

    而且这般盛世,为何安东王潘宇欢独独缺席?此人最喜热闹,第二喜美女。遇上这样的盛世,都会带着自己大半的老婆,出来周游。这次未至,显然是极为不符合常理……

    纠结了许久,却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叹了口气,匆匆朝着擎中王府而去。

    从这里不需经过祥腾客栈,不过他早就给客栈中的伙计交待过,文坛龙虎斗开始后,要记得通知赵茗茗等人一并前来观礼。

    今日擎中王府门口可谓是车水马龙,热闹异常。

    阔气的王府大门全部敞开着,就连门槛都被暂时卸去,为了方便马车出入。

    远远地,刘睿影就看到凌夫人正站在门口,迎来送往,张罗着一切。

    虽然她现在几乎都待在诏狱中的“三长两短堂”里,但毕竟还是擎中王府的总管。

    这等盛事,倘若她不出面,一是说不过去,二来也着实没人能担得起。

    刘睿影看到凌夫人那落落大方,举重若轻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赶紧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

    “属下见过凌夫人!”

    “怎么,我给你说的又忘了?”

    凌夫人一听刘睿影这措辞,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您让我即刻来此,属下不敢有丝毫耽误。”

    刘睿影被凌夫人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的回了一句。

    “小家伙!我让你叫我姐姐,这么快就忘了?这是多难的事……《七绝炎剑》的剑谱都能记住,偏偏就这个记不住?还是你觉得我不配,看着这张脸却是就开不了口,说不出这两个字?”

    凌夫人叉着腰说道。

    此时她完全忘了身处何处,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把自己当成个普通女人,在教训不听话的弟弟,要不是看着刘睿影年纪也不小了,她的手甚至有些发痒,想上去拧住那只耳朵,狠狠地转个圈!

    这一番连珠炮似的质问,却是压的刘睿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等凌夫人说完了,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算是顺过来。

    这下刘睿影终于知道,曾经老马倌告诉他说,人能把自己憋死,着实不假。

    明明是凌锦无缘无故的挑起这个话题,也是她在话里找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却成了他的不是,他想反驳,可她的话细想又没有不合理之处,一时间让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以为她错了。

    至于其他两条,吓死和气死,他还未体会过,因此仍旧是不置可否。

    “这大庭广众的……我以为该当正式点。”

    刘睿影说道。

    “姐姐就是姐姐,难道你在长街上走着,就可以直呼你娘的姓名了?”

    凌夫人反问道。

    但话一出口,却是就有些后悔……

    刘睿影是个生来就没有爹娘的孩子,刚才那例子举的着实很不恰当。

    她气在头上,是真的失去了理智,有什么就说了什么,完全忘了这档子事。

    万幸刘睿影只是耸了耸肩,并未表现出有什么不快,这才让凌夫人放心了不少。心里也对刘睿影的评价又高了一层,这还是个十分贴心周到的人,分明听到了戳心窝子的话,却没有表现出半点不适,不然她真的要觉得愧疚而不敢在和他说话。

    他的周全看的出来是这么多年的经历而使其的心智比旁的同样年纪的成熟老练不少,没有父母的童年也让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口。

    只有内心有戒备和伤口的人,才会不断的去尝试各种事情,关注旁人的心思,以此来将自己的事情掩埋。

    她倒希望他能表现得不那么周全,她也想看顾一下这个不是亲缘关系的弟弟。

    毕竟人都会累,时常看顾别人,总会忽略自己。

    凌锦忽然内心触动起来,她觉得,她可以做他的那个不周全时性格的依靠。

    “姐姐可以什么是需要我来办的?”

    刘睿影看出凌夫人的尴尬,很是识趣的问道。

    “这里有我在就好,起码当咱们擎中王府的脸面还不丢人。你快快进去,那几位王爷都到了,文道七圣手,能来的也来了个齐整。至于那些个门阀大族,更是不必说。”

    凌夫人说道。

    刘睿影点头答应,便抬腿朝里走去。

    结果刚走出几步,看到个背影在面前一晃,立马停住。

    似是想起了什么,转身重新走到凌夫人身边,将先前在莫离的脂粉铺中买来的杭粉递了过去。

    刘睿影不知如何解释,便也没有解释,就这般匆匆而返,又匆匆离开。

    再走到刚才的位置时,看到那背影已经不见了踪迹,这才昂首挺胸的朝里走去。

    他先来到王府大门旁侧的厢房中,换上一身崭新的官衣。

    这次他未穿中都查缉司省旗的制服,而是换上了诏狱第十三典狱的官衣。

    腰牌挂在左边,龙头棒系在背后,斜斜的插着,欧家剑在手,头发也重新梳理了一番。

    虽然还是难掩眼底中的倦意,但这般一收拾,整个人还是显得容光焕发。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却是口味独特!”

    刘睿影刚有些得意,脚下步子都飘飘然起来,一句话入耳,却是顿时将其打翻在地……

    这般呛人的话语,听的刘睿影内心咯噔一下,他似乎一下就懂了来人是谁,只有那个人说话是这般阴阳怪气的模样。

    “莫大师……”

    对这很是熟悉的声音,刘睿影甚至都不用分辨,干脆利落的躬身行了一礼。

    他听懂了莫离却是又在揶揄。

    应当是看到了他方才将那脂粉送给凌夫人。

    “你若是送她的话,着实选对了。以她的年纪,最适合。”

    莫离说道。

    这话听起来正常,却提了年纪二字,似乎有意在比较什么。

    “她是我姐姐,并非莫大师所想。”

    刘睿影辩解道。

    他觉得她肯定误会了什么,女人复杂的心思总会多想,恨不能有个由头就想出一场精彩的戏码。

    “当然当然,情哥哥,蜜姐姐,这个我还是懂的!”

    莫离说道。

    声音却是更加的抑扬顿挫,似乎在刻意告诉刘睿影,他无需解释,她只听她认为的事实。

    这话刘睿影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能静默着,安心走路。

    一路上都被那句情哥哥蜜姐姐堵的心口沉闷,似有一块沉水的巨石般,绳子都拉不上去,上下剧烈的飘动,就是不落地。

    不多时,便到了内院门口。

    迎面而来一位管事模样的,拱手行礼,上前搭话。

    “可是刘典狱?”

    “正是在下。”

    刘睿影回了一礼说道。

    王府中人,见官大三级,即便只是给小厮,也得小心应酬着。

    俗话说阎王好躲,小鬼难缠……这样的管事儿,平日里仗着是王府中人,走在中都城里,却是比那些门阀大族的公子哥还要气派。

    要是有不得体之处,被这样的人物惦记上了,虽不会有什么大麻烦,但就跟被蚊子叮咬,还得疼痒几天不是?

    没必要的疼痛如果能够抹去,还是抹去比较好,毕竟谁好端端的喜欢疼痛呢?

    “王爷让您在此负责,将其余几位王爷随行的贵客迎进去,凌夫人已经摆好了宴席。”

    管事的说道。

    文坛龙虎斗划分的极为严格。

    随同其余死亡而来的宾客,与文道七圣手,还有与狄纬泰、徐斯伯随行之人在一桌。

    至于五王,还有那一楼主,一阁主,自然是由擎中王刘景浩亲自作陪。

    刘睿影应了管事之后,管事朝内一招手,李怀蕾带着那云台五人,还有华浓便走出来,站在刘睿影身后。

    只不过李怀蕾和那云台五人,脸上都带了一副面具,遮挡住面容。应当是凌夫人考虑周全,不想这几人被都李韵认出来,才如此为之。

    “现在来了多少人?”

    刘睿影问道。

    “他们都在前院说话,还有些路途遥远的门阀氏族中人比较讲究,应当是还在厢房中梳洗打扮。”

    李怀蕾说道。

    刘睿影听后,也未多说,便让人摆了个桌案,上设笔墨纸砚用以签到,自己端正的坐在桌案后,静心等待。

    莫离待纸笔齐整后,率先拿起笔,在第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最后还不忘记注明“文道七圣手”的身份。

    不过她却是在之前,又加了“天下”二字。

    “天下文道七圣手”,世间从未有过这般说法。虽没有什么不妥,但多了两个字,读起来还是有些拗口。

    尤其是这一行字却是写在正中,将一张纸占的满满当当。

    “多谢莫大师!”

    刘睿影待莫离写完,将笔重新搁在架子上, 后起身说道。

    “不客气!反正这次文坛龙虎我就跟着你混了,就当我用你那幅字来润笔吧!”

    莫离摆了摆手说道。

    刘睿影“噗嗤”笑出声来。

    这莫大师的言行举止根本不像是个读书人,反倒像个江湖客。

    但这般精打细算的样子,就是毕翔宇那巨贾也有所不及。

    笑了两声,刘睿影自觉失态,只得咳嗽了几下,自行找了个台阶。

    华浓忽然很是激动的朝前一指,刘睿影顺着方向一看,却是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走来,其中不乏他所熟识的。

    酒三半、萧锦侃、欧小娥走在最前面,后面紧跟着的是常忆山和鹿明明。

    两人不知在说什么,却是笑的极为开心。

    五福生与五绝童子走在最后,双方之间保持着不近的距离。好在彼此很是冷静,克制,就连眼神的挑衅都不存。

    邓鹏飞也在其中,单独一人,低着头不知在琢磨什么。

    带众人走近,华浓冲上前去,对着萧锦侃纳头便拜。

    萧锦侃拍拍他的肩膀,将其扶起后,问道:

    “你师叔呢?”

    华浓指了指身后。

    萧锦侃看不见,可从他抬手的风声中已经确定了方向,对着刘睿影笑起来。

    “别来无恙?”

    “好的不能再好了!”

    萧锦侃说道。

    “怎么这么高兴,莫非遇上了什么好事?”

    刘睿影问道。

    “师徒三代,借着文坛龙虎齐聚中都。又有老友在此,说不定还会结识新人,当然是顶好的事!”

    萧锦侃说道。

    刘睿影略一反应,便知道应当是叶伟也来了。

    身为前任的至高阴阳师——太白,定西王霍望亲自出面邀请,让其陪同他一道来此。

    但刘睿影再度打量了一番人群去,却是没有看到叶伟的身影。

    “他和霍望在一起,估计已经开始和擎中王喝酒了吧。”

    萧锦侃说道。

    刘睿影又和其余熟人纷纷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