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 第七百三十六章:“钢铁侠”没当成,先一步成了“至尊法师”

第七百三十六章:“钢铁侠”没当成,先一步成了“至尊法师”

    上午的比赛结束。

    虽说早已对结果无悬念,但甲贺忍蛙的精彩表现仍旧引得观众们为其欢呼赞赏。

    网上,有关甲贺忍蛙的词条层出不穷,并迅速登上了诸夏热搜的前五十。

    甚至午间休息时,赛区的各个地方都能听到有关阿呱的议论话题,赫然是将这只死宅呱给顶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以至于这家伙午饭都不肯出来吃,一定要周围没人才行。

    ——并非保护色没办法满足它暗中观察的爱好,而是受不了旁人谈论它的那股热乎劲儿。

    就像过年来家里来亲戚们,疯狂讨论与你有关的话题似的。

    有人的无所谓,有的人就想离得越远越好,甲贺忍蛙无疑是后者。

    虽然它爱显摆爱耍酷,但仅限于自我陶醉阶段,战时的欢呼会被它当成背景音乐,本质上它仍旧是社恐呱一只。

    “你这性格,和阿福真是天差地别啊。”

    他敲击着阿呱的脑壳,后者眯起瞳孔,毫不在意地享受自己的午餐。

    同样是喜欢装x的性格,炽焰咆哮虎遇到这种情况就只会哈哈大笑,然后到同伴那里疯狂炫耀,妄图让那些家伙羡慕一下。

    不过。

    宝可梦本身就各有各的性格,尽管生活习惯会趋同于训练家,但“灵魂”不会改变,也就是所谓的【阿呱致死是阿呱】。

    午休时间后。

    半决赛第二轮接踵而至。

    对战双方为上届冠军和上届亚军,双方皆是实力格外强劲的选手。

    属性方面。

    内森擅长水属性,刚好克制擅长岩石属性的赵磐,尽管后者的水平足以最大程度弥补属性相性的问题,却也十分棘手。

    而另一方面内森的实力得到了【破坏药剂】的增强,又从基础上与赵磐拉开了差距。

    说实话。

    这场对战对赵磐来说,足以称得上是一场极为严峻的挑战。

    只看他能否渡过难关了。

    李想支持的自然是诸夏人同胞,也从心底里期望赵磐能够获胜。

    但代表新城队的内森是为了“复仇”而来,外界可能不清楚,他却知道新城大内部由于某种原因突逢巨变,急需一场胜利重新得到协会的支持。

    否则他毕业后,新城大很有可能会走向衰弱。

    个人赛连续夺冠。

    这是内森作为校队的队长,在眼下这种情况里能为学校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同样是为学校争光,觉悟上却产生了一定差距,而宝可梦是唯心的生命,对战中非常容易受到来自训练家的影响。

    不算复杂的战斗,硬是被内森整出一种壮烈的气氛。

    赛时十分。

    赵磐的第一只宝可梦失去战斗能力。

    赛时十七分。

    赵磐的第二只宝可梦战胜了内森的宝可梦,但在四分后落败。

    赛时三十分……

    赵磐落败。

    李想周围响起了一片叹息声,但很快又被属于内森的欢呼给压了过去。

    决赛双方诞生。

    “可惜了,天气没抢过,抢到很可能就赢了,而且那三门炮真夸张。”

    宫煦感慨着,他认为赵磐最大的败因是在与内森共分天气时,属于他的那份也被侵蚀了,以至于大半个场地都落入了雨天之中。

    李想不置可否,因为赵磐败北不仅是天气这一个原因。

    不过内森和他的宝可梦们也的确极强,【破坏药剂】则让它们在原本就强大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加上情绪渲染,说是攻无不克也不为过。

    为其献上掌声,雾都队一众人离场。

    ……

    当晚。

    就内森的强大实力,众人开始了短暂的对象研究。

    “我认为水箭龟肯定会上场。”

    苏茜发表了对内森选择上的大胆预测,毕竟它今天的表现太过惊艳。

    作为对方的王牌,水箭龟超级进化后的三门炮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成为了它克敌制胜的办法。

    李想赞同地点点头。

    既然是队伍中的最强者,只要对方拿他当一回事儿,就不可能不出场。

    但值得警惕的也不知这么一只。

    除此以外,还有【降雨】特性的蚊香蛙皇、【悠游自如】的刺龙王等,一个比一个难缠。

    非常经典且标准的雨天队,打法上也没有太多的奇怪变化。可就是这样的组合,一路克敌制胜,充分证明了什么叫做简单的强大。

    李想琢磨着他的资料,心中却在思考自己能否入手【破坏药剂】,以及【破坏药剂】存不存在后遗症这件事情。

    虽然不再着了魔似的追求力量,但如果能提升自己,没理由放弃不是么?

    国际警察那边应该收缴了不少,过两天问问好了,现在可能还在忙。

    会议结束后。

    徐鹤将他单独留了下来。

    “嗯……怎么说呢,虽然我个人很相信你,但学校那边还是有不少人担惊受怕。他们希望你务必尽全力,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老教练捂住额头,“既然他们都这样说了,你就提一下算了。”

    这里面的人应该没有白婉华,前两天他才和这位年轻的女校长通完话。

    校董事会的那群人啊。

    “那让他们准备好和协会交涉吧。”李想随口说道:“别的不要,就要银戒。”

    银戒?

    徐鹤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表情纠结起来,“这个,我觉得有点困难吧,银戒有价无市是公认的……”

    “所以是交涉,麻烦了教练,我先回去休息了,稍微有点累。”

    他微微躬身。

    徐鹤扯了扯嘴角,点头放他离开。

    现在的小伙子提要求越来越离谱了,亏他还以为会是钱什么的。

    不过,反正也就是那么提一嘴,缓一缓那些人紧绷的神经。在诸夏老家的人比他们这些在外打拼的人还紧张怎么行?

    另一边。

    李想回房间后,看到了那群迎接自己归来的宝可梦们。

    “瞅我干嘛?该干啥该干啥。”

    他挥手驱赶,炽焰咆哮虎却主动凑了过来,用能把人脑壳像拍西瓜一样拍碎按住其肩膀。

    “咔嗷!”

    铜铃大的眼睛里满是情真意切。

    “驳回。”

    无情地应答。

    “咔嗷~”

    “不可能。”

    “咔——”

    第三句话没说完,炽焰咆哮虎转过了头,因为路卡利欧也按住了它的肩膀。

    狗子笑眯眯地看着它,“嗷呜?”

    阿福:“……”

    一猫一狗大眼瞪大眼,用双目争斗,互不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