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799~800:举斋之敌!道不同不相为谋(求月票)

799~800:举斋之敌!道不同不相为谋(求月票)

    “人间事了自无为,只是真闲好道随。我向空门觅仙缘,谁问庙堂寻真龙?”

    江大力目视前方明轩的石桌处安然端坐的四人,背负双手走过去,平淡有感吟了句诗。

    这诗中暗含的讥讽之意,以师妃暄等人饱读诗书的聪颖之资,自是听得出的,意指你们一群人既都已遁入空门寻求仙缘追求无为不问世俗,又何必恬着张脸去过问庙堂之事扶持真龙?

    师妃暄四人听了诗歌后俱是神色不见半点波动变化,各个秀美的玉容静若止水。

    其中一个修长优美的倩影款款起身,淡然如天上浮云般的明眸瞥向江大力轻声道,“江施主显是对我斋误会甚深,实则师祖早已算到你在离开明国后会来我斋拜访,故此召回我等在此恭候大驾,便是要与寨主你化解误会。”

    “误会?本寨主并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由始至终,我们都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江大力驻足平淡道,目光似笑非笑一一扫向面前四女。

    只见各个出落得的确皆是天下角色,气质各异,凭着前世和这一世玩家论坛上收获的讯息经验,他自是一眼就认出这四女中的三人。

    如此时说话之女,便是勒冰云,拥有着令人难以相信的清丽脸容,高贵得懔然不可侵犯的娇姿,起伏浮凸的曲线,似像向人揭示出某种难以掌握的天机,黄绸衣温柔地包里着她修长纤美,乍看似弱不禁风的娇躯,眼神中似满是永世也化不开的忧思。

    而另一个一身素淡白色粗衣麻布的女子则是秦梦瑶,一袭简简单单的淡白粗布衣穿在其身上,似比任何华丽衣裳更要好看上百千倍,优美的脸容此时不见半点波动,亭亭而立间却自有一股灵气扑面而来,不含一丝杂念的秀目宛如澄明如镜的心湖。

    再看第三女却是一位貌似中年,脸容清癯的女尼,一对凤目悠然,脸容平静清丽,纵然已是中年,依旧可以瞧出昔日年轻时的绝佳美貌,这女尼江大力却是丝毫不识。

    最后一位便是师妃暄,钟天地之灵秀般不染尘埃的师妃暄。

    就在此时,那貌似中年的女尼缓缓起身,低喧佛号双手合什道,“江施主崛起于微末之间,纵横江湖不过一载,便已将江湖搅得天翻地乱,岂不知作孽愈多,业力愈深,何不行善积德留下千古美名?

    贫尼净一,也曾观你扶持宋国壮举,知你亦有匡扶救世之心,奈何行事过于放纵,四处招惹事端,绝非明智之举。”

    婠婠轻笑一声讥讽道,“呵呵呵,净一师太,难道如你们慈航静斋一般穿插在几个诸侯国之间挑起真龙战事,就是明智之举么?”

    “我道是谁,原来是慈航静斋第十三代的斋主净一师太。”

    江大力凝注女尼嗤笑,目光又看向不远处的明轩道,“本寨主不想听你们的一番狗屁教训,那明轩内还有一人的气息,莫非便是你们第九代的师祖云想真前辈?为何不出来说话?”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一声佛号自明轩内响起,无比平和地送了出来,虽不高亢,却有种深沉而感染人的力量,使人在听到的刹那便似要放下所有恩怨心平气和一般。

    “斋主!”

    师妃暄包括净一师太等人全都转身对着明轩行礼。

    呀地一声!

    明轩门户轻飘飘敞开。

    一道人影几乎在这同时自门户处如一页纸片般飘出,轻轻荡荡的落在了场前的地面上,浑身散发出一股自然而生的宁和气息,一双明珠般的眼睛似能轻易窥破人心一般落在江大力的身上。

    顿时江大力便感那种如被“一只眼睛”窥探般的感觉更为强烈,仿似全身上下所有行功路线乃至丹田中的真气总量都被对方窥去。

    他心中一惊,目光眯起看向这突然出现的浑身缭绕着代表危险的紫芒的老尼。

    “云想真!”

    婠婠亦是神色惊悸盯着这出现的可能已经活过了两百多岁的老怪物。

    只见对方面部的肌肤已然松弛起了诸多皱纹,纵然如此,只从五官轮廓依旧看得出昔日年轻时的美貌清丽,显得仙风道骨,此时双手合什,以那明亮得仿佛看穿人所有秘密的睿智目光凝注着江大力平和道。

    “江施主,一直以来我们慈航静斋皆是以和为贵,以诚待人,多为天下人赞誉。

    纵然曾经的确因扶龙而挑起的战争掀起血雨腥风,也是试图以小乱止大乱,拨乱反正。

    只可惜,江施主似乎并不认可这其中的道理,贫尼唯今只有以茶设宴在此,只希望与江施主化干戈为玉帛,江施主以为如何?”

    “哈哈哈,我若是认为不怎么样,是否今日便是要与你们慈航静斋举斋为敌了!?”

    江大力哈哈一笑,双目射出凌厉的电芒,与云想真毫不相让的对视,眼睛不眨半下,冷道,“不过我倒是想听听,师太你到底是想如何化干戈为玉帛的?

    我今日此来,便是要你们慈航静斋放弃对燕王棣,支持如今的明国皇上朱允文。你们既然口口声声为天下苍生着想,就应该赞同我的要求,不该再挑起燕王棣对新皇构成威胁。”

    “江寨主”

    师妃暄俏脸上显露出一丝无奈的笑,轻扭长秀优美的脖子,别过俏脸朝江大力瞧来道,“早在妃暄曾经将和氏璧交于您手中之时,就已告知过您明国当今除了前皇之外最适合当选皇上的人选,如今即使我们慈航静斋不插手明国的皇位之争,燕王也是不肯罢休了。”

    江大力冷哼,“燕王若是不肯罢休,那也是他的事,只要你们慈航静斋不为他出力,燕王也根本翻不起大浪。本寨主今日来便是要你们慈航静斋表态。”

    “江施主既然心意已决,又何必在意我们慈航静斋的态度。”

    身着黄衣的勒冰云轻叹步出,淡淡道,“其实谁做皇帝并不重要,昔日圣朝还未定鼎诸侯国时,便是我们慈航静斋扶持明国的开国皇帝开创明国,如今诸侯国格局已定,只要是朱家的人,就都有资格做皇帝。

    但唯一不允许的便是江施主你架空新皇,把持朝纲这等大逆不道之举,若你能放弃对朱允文的控制,并交还和氏璧,我们慈航静斋亦可支持新皇。”

    “哈哈哈哈!!”

    江大力仰天发出一阵长笑,蓦地虎目绽光喝道,“许你们慈航静斋扶龙而后影响朝纲,便不许本寨主做这同样之事?这是哪门子道理?你们不许,本寨主便偏要又如何?”

    “阿弥陀佛!”

    云想真忽然缓缓闭上双目,语音转寒,冷然道,“江施主既一意孤行,我斋也唯有替天下苍生请愿,拨乱反正,除去你这等祸乱一国朝纲建设的狂徒。众弟子!”

    师妃暄幽幽一叹,联合一旁的秦梦瑶、勒冰云、净一师太均是看似随意的踏前两步,登时合围而成一股森厉无比的气势,将江大力与婠婠笼罩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