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鱼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十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第十四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正在熟睡中的刘一舟,被外面的动静吵醒,几乎是出于本能般,一下子翻身坐起,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时,眼里全是游移不定的惊讶!

    白天的时候,有牧民回来说,部落的附近,有大唐人出没,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刘一舟便猜想,肯定是来寻找徐毅的人了。

    没想到,这才隔了几个时辰,就已经找到部落里了吗?

    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就有人突然推门进来,冲着还在那里发愣的刘一舟,便道:“公子…公子,那姓徐的逃走了!”

    听到这话的刘一舟,脸上的表情,顿时便微微一愣,但随即,便猛地从床榻上跳下来,一把推开眼前的人,直接便冲出了毡房。

    然后,刘一舟便看到了夜空中,一道明亮的烟花,高高的悬挂在天际,在晴朗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耀眼。

    “那…那是什么?”刘一舟惊讶的抬起头,望着夜空中的信号弹,不由的开口问道。问这话时的刘一舟,似乎都忘了徐毅的存在了。

    然而,这话却问的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茫然,说实话,他们也想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只是,既然刘一舟都已经问了,旁边便有一名壮汉,迟疑了许久,这才冲着刘一舟,小心的说道:“这…这是方才从那姓徐的毡房里射出来的!”

    刚刚有人看到马厩那里,有人骑马离开,便怀疑是徐毅逃了,飞快的冲去徐毅的毡房!

    结果,刚刚才掀开门帘,都还没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便听的‘嗤嗤’声响起,随即,便是火光升腾,一道亮光从毡房里,突然间便冲天而起!

    “老高,你不是说已经搜了他的全身吗?”听到面前壮汉的这话,刘一舟的拳头,便不由的握紧了,目光转向当日带着徐毅来的壮汉,语气冷冷的开口道。

    “是…是搜了的呀!”听到刘一舟的这话,那名的壮汉的脸上,顿时便出现一抹慌乱,目光迎着刘一舟冷冷的目光时,眼中竟是匪夷所思。

    正如他所说的,当日,他的确是搜了徐毅的全身,搜的还相当的仔细,徐毅的身上,不可能再藏有任何东西的!

    “那这个又怎么解释?”听着壮汉的解释,刘一舟便不由咬了咬牙,抬头望着夜空中,已经渐渐开始消散的烟花,冲着壮汉便冷冷道。

    这话便让壮汉有些哑口无言,这也是他无法想明白的,当日,他可是明明搜完徐毅全身的,怎么可能还会留下别的东西呢!

    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微微的张大嘴,一脸惊疑的道:“想…想起来了,是腰带!”

    而后,便在刘一舟等人惊讶的注视下,那壮汉便说起了,当日徐毅护着腰带的样子!

    当时,看到徐毅那么大的反应,他也一时没往深里去想,主要是,也没想过,腰带里会藏下什么东西的!

    但现在想起来,这些出现的东西,应该就是都藏在腰带里了!

    “你当真是成事不足啊!”壮汉话音落下的瞬间,刘一舟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壮汉的额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

    “公…公子,是某家疏忽大意了!”被枪口抵住额头,壮汉也没想着逃避,直接便在刘一舟的面前,‘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一脸懊悔的开口道。

    眼前壮汉的这话,不光是让刘一舟愤怒,便是身旁的几名同伴,也是一脸的愤怒!

    不过,看着夜空中,已经慢慢开始消散的烟花,想想附近出没的大唐人,一名壮汉便在这时,凑近了刘一舟身旁,小心的开口道:“公子,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是啊公子!”这名壮汉的话音落下,旁边立刻便有人附和着,开口道:“附近的大唐人,可能很快就来了,此地不宜久留啊公子!”

    “不能让姓徐的逃了!”听到这话的刘一舟,刚刚被愤怒冲昏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一些,微微的吸了口气后,便收回那把抵在壮汉额头的手枪,一脸发狠的说道。

    他费了如此大的周折,才将徐毅从长安骗到漠北,如今,就这么让徐毅轻松的逃脱了,心里实在是有些不甘!

    不过,身边的人说的也对,头顶这么明显的信号,定然也会让附近的大唐人看到,继续留在部落里,只能等着自投罗网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刘一舟便狠狠的一跺脚,转身便向着毡房走去,不大的工夫时,便带了一个包袱,快步的从毡房出来。

    这个部落,被他父亲经营了许多年,原本是留给他的容身之所,只可惜,他加起来,也没享受几天的时间,就要再一次舍弃了!

    “派人去告诉各部落!”转身从部落离开时,刘一舟回身望着身后的部落,目光中,闪烁着愤恨的光,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就说是徐毅在漠北失踪了!”

    说完了这话的刘一舟,便猛地转身,手中的马鞭高高扬起,随即,便听的胯下的坐骑,猛地长嘶一声,向着徐毅刚刚离开的方向,飞快的狂奔而去。

    徐毅的名字,在漠北的各部落间有些讳莫如深,但那是在大唐庇护之下,而今,徐毅只身在漠北,身边没了大唐骑兵的守护,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既然他得不到,那就也别打算,能活着离开漠北了!

    老太监胯下的坐骑,在黑夜中狂奔着,如同一道离弦之箭般,而在他的身后,则是同样狂奔的十几条人影。

    一个个微微的前倾着身子,目光紧紧的盯着,在他们前方,那夜空中耀眼的烟花,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射出的弩箭一般。

    急骤的马蹄声,响彻在夜色中,耳畔风声在呼啸着,没有人开口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只紧紧的盯着夜空的那烟花。

    那烟花,乃是徐毅从长安出发时,便跟他们约好了的,只要看见了烟花,就是徐毅在召唤他们过去。

    这些天,他们一直沿着徐毅的踪迹追寻,一天到晚的盯着天上,感觉都快看出幻觉了,直到今晚,才算是看到了烟花的出现。

    此时,烟花出现的地方,离着他们还有些距离,然而,在漠北这地方,即便是隔着很远,那夜空中的烟花,却也显得异常的耀眼。

    胯下的坐骑,在黑夜中没命的向前狂奔,不大的功夫,便在他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千人的部落。

    就在他们赶到部落时,此时的部落里,早就已经乱做一团,有毡房在黑夜中燃烧着,那升腾起的火光中,到处都是乱纷纷的人群。

    有人在试图灭火,有人在叫喊着什么,而在马厩的那里,几十名鞑靼人的勇士,则翻身上马,大声的吼叫着,冲出了马厩,似乎要去追什么人似的。

    “去拦住他们!”老太监一马当先,直接便冲进了乱作一团的部落,但在冲进部落的那一刻,却对着身后的人,冷冷的吩咐道。

    听到老太监的这话,身后原本紧跟着老太监的几人,立刻便调转方向,向着马厩的那边冲去。

    刚刚才从马厩出来的那几十名鞑靼人,眼见着,黑夜中突然冲进部落的十几名大唐人,脸上的表情,便是止不住的一愣。

    但随即,看到有人向他们冲来时,顿时,目光一冷,下一刻,嘴里狂叫一声,‘刷’一下抽出腰间弯刀,凶狠无比的冲了上来。

    这冲在最前面的鞑靼人,生的人高马大的,想必也是鞑靼人中间,十分骁勇善战的勇士,那把弯刀在他的手中,便显得格外的凌厉无比。

    然而,如此悍勇之士,举着那柄弯刀,才冲了一半的路程,脸色便陡然间一变,整个人犹如被遭重击似的,竟然摇摇欲坠的。

    而目光看向他的胸口时,却惊讶的发现,此时的胸口那里,却是突然破了一个血洞,随着那人的摇晃,鲜血便从那个血洞里面,不断汩汩地冒出。

    不光是这人,在他身后紧跟的十几人,此时,也跟他一般,脸色惨白,胸口、咽喉以及额头那里,都同时出现了一个血洞。

    有些人的血洞那里,还留着半截的刀柄,刀柄的尾部那里黑黝黝的,整体如棱形,但若是仔细看的话,那棱形的刀刃上,还有一道浅浅的凹槽。

    那鲜血,便就是从那凹槽里,不停的流出来的!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鞑靼人,转瞬间,便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然而,紧跟在他们后面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到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时,便听的‘嗖嗖嗖’的急响,仿佛有箭矢破空而来,刚刚才惊讶的想要开口,胸口、咽喉那里,便被插入了一柄短匕。

    一击毙命,绝不拖泥带水!

    刚刚在马厩外,还显得气势汹汹的几十名鞑靼人勇士,这才打了一个照面,都没看清,向他们冲来的大唐人,到底长什么模样,便顷刻间,成了刀下亡魂!

    “前辈,新丰侯呢?”解决了几十名鞑靼人,这些人立刻便折返回了部落,刚好看到老太监的身影,其中的一人,赶紧便开口问道。